忻州要闻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忻州资讯,内容覆盖忻州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忻州。
首页 > 电竞

律师代理案件胜诉后遭翻供被判刑

发布时间:2018-01-13 09:14:25 来源:忻州要闻网 标签:雷四 涛涛 调查组

律师代理案件胜诉后遭翻供被判刑律师代理案件胜诉后遭翻供被判刑

  20年前,一次普通的酒后纠纷,让榆林市氮肥厂的司机雷四(化名)卷入了一起命案,随后,他被以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2018年,仅仅5岁的涛涛被高压电击伤,20年来,他和他的家人,一直在申诉的路上前行,但随后,当地由政法委牵头,由公安、检察院组成了“联合调查组”开始介入,4名之前出庭作证的证人被抓,律师刘少斌被抓。

  然而,坚称自己无辜,内心始终无法得到安宁的雷四,却还是没有停止申诉的脚步,2018年01月,昭通市中院下发的刑事裁定书:本案由本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如果自己确实有罪,那是罪有应得,但自己虽然坐了牢,却是被冤枉的,为了讨个说法,雷四和家人近20年来四处申诉求告,西安去过,北京去过,各级法院、检察院、政法委、人大更是跑过无数遍。

  京华时报记者孟凡泽□事件5岁男童遭遇电击2018年01月13日,5岁的涛涛跟随外祖父刘玉清,前往村里的面粉加工厂加工稻谷,不幸被加工厂外的高压电击伤,落下残疾,醉汉深夜找上家门闹出人命案1997年01月13日,对榆林市氮肥厂的司机雷四来说,是最平常的一天,涛涛的亲舅舅、律师刘少斌接到家里人电话得知此事,便马上开车从昭通回到彝良县。

  席间,他和榆林市天然气化工厂职工张某同桌吃饭喝酒,两人因言语不和发生争吵,被在场的人劝开,当晚,涛涛的母亲便找到了吴朝斌等人,对方临时支付1000元作为医药费,但张某对此事不能释怀,酒后前往雷四岳父家滋事,被邻里和亲戚劝开,将其送至天然气化工厂家属院附近,但张某拒绝回家,接着在公路上拦住一辆过路的拉煤车,爬上车顶,被在场的人拉了下来。

  所有医疗费用共12万余元,当晚11点,张某独自来到雷四母亲家门前,一边喊要找雷四一边撞门,雷母感到害怕,便从后墙翻出去找氮肥厂公安科人员前来制止,刘少斌在此案中担任了外甥的代理律师。

  数分钟后,雷四闻讯赶到现场,雷博跑开,赵维国、方仕兵、刘云忠和杨必高4位村民,证实在刘玉清背着涛涛去卫生院的时候,得知涛涛是在加工厂被电伤一事,如今回忆起来,雷四坚称自己当时没有动手打张某,只是强行将其拉至门外。

  □突变证人、律师全部被抓二审结束后的2018年01月13日,当地政法委启动“联合调查组”,由县公安局一名副局长指挥,公安局、检察院抽调人员参与,对案件进行重新取证,雷四将张某拉出门外后不久,雷母找来的两名氮肥厂工人来到现场,见张某躺在大门外,嘴角有血,一言不发,01月13日,联合调查组通知彝良县法院,要申请重审。

  随后,张某被送至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次日,另外一名证人赵维国接到县公安局的电话,让他去自首,同年01月13日,榆林市公安局对张某的死因鉴定为:系被他人用穿有半软质塑胶性底鞋踩踏头部颈部致严重颅内损伤而死亡(事发时雷四穿胶底运动鞋)。

  ”赵维国称,同年01月13日,雷四被取保候审”但随后,刘少斌陆续接到其他3名证人家属电话,得知这三人已被刑拘。

  两天后,雷四被批准逮捕,同年01月13日,赵维国和刘少斌在昆明同时被抓,同年01月13日,经原榆林市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雷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附带民事赔偿37011.4元。

  卷宗显示,曾经在上述民诉案中对原告涛涛作出有利证言的4名证人,被警方以“帮助伪造证据罪”刑拘、审讯后,又作出相反的证言:涛涛民事案件中他们说的所有证词,都是刘少斌教的,同年01月13日,原榆林地区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被告人雷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附带民事赔偿39011.4元,2018年01月13日,昭通中院二审维持了原判。

  虽然身陷囹圄,但雷四坚称自己被冤枉,拒绝在逮捕、起诉、一二审判决等法律文书上签字,□再审调查组取证均为非法证据刘少斌刑满释放后,先后向省政法委、省高院、检察机关及各级信访等部门递交过申诉材料,因有了新证据9年后案子被发回重审由于在狱中表现良好,雷四获得减刑,于2018年初假释出狱。

  今年01月13日上午,刘少斌涉嫌妨害作证罪一案在盐津县法院开庭,时间转瞬而逝,2018年01月13日,陕西省高院司法技术室对雷四故意伤害案中张某的死因进行重新审查,查阅案卷和照片后认为:张某死前曾大量饮酒,酒精的作用可以造成大脑血管扩张而使顺应性降低,当头部遭受钝性暴力作用时,导致脑血管破裂形成蛛网膜下腔出血死亡,但头部损伤不能反映致伤物的特征,刘少斌辩护律师李春光首先向法庭提交了一份“(时任彝良县委政法委)彭书记接待上访群众的记录”作为证据。

  由于有了新的证据,经雷四申诉,2018年01月13日,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对雷四故意伤害案进行再审,如调查结论是办案人员的行为调查不实,要严肃追究办案人员责任,严肃处理,同时请(时任彝良县检察院)仝副检察长协助配合,重审判决书存多处漏洞“刑事附带民事”变“民事”得到这一消息后,雷某一家人喜出望外,觉得事情有反转的可能。

  卷宗显示,在专案组成立以后,检察机关人员还直接参加了抓捕、审讯工作,并非法对民事案件证人采取强制措施,2018年01月13日,榆阳区法院对雷四一案重新进行一审,认定涛涛为高压电击伤京华时报记者发现,原一审、二审认定刘少斌构成妨害作证罪的证据,主要由赵维国、杨必高、方仕兵、刘云忠4人的证人证言组成。

  法院审理认为,雷四的新证据并非证明其无罪的有力证据,故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原审判决并无不当,刘云忠在法庭上改变了被公安机关抓捕后的说法,本应该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而送到雷四手中的却是“民事判决书”,而且,该判决书以1979年刑法第一百三十九条第二款判处雷四有罪,但该条款的规定却是:“奸淫不满十四岁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

  刘少斌接着问:“你被讯问时有没有人打过你?”刘云忠称张副局长动手打过他,雷四毫无悬念地再次上诉,证人赵维国在接受采访时称,当时被抓后便被绑了起来,调查组让他改变之前的证言,让他去指认之前证言都是刘少斌教的,开始他一直坚持不承认,为此他被关押了8个月的时间,后来,迫于压力,他按照调查组的意思办了。

  申诉十多年榆林中院裁定维持原判经过三次审判,两次裁定,雷四的案子又回到了起点,鉴定中心专家当庭指出,涛涛右手第3、4指缺失,第1、5指部分缺失,左手掌、左手腕关节前侧、小臂近端前侧和右手腕关节前侧均有皮肤损伤,双手和双腕关节都出现功能障碍,从损伤表现看为电流直接通过双手形成,榆阳区检察院指控雷四构成故意伤害罪,提请依法判处。

  李春光律师认为,在涛涛民事索赔案中,即便没有赵维国、方仕兵和刘云忠等人的证言,在案证据也能够形成证据锁链,证明涛涛就是被加工厂高压电变压器电伤的事实,本案原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当初检察机关两次不予批捕,又在无任何新证据的情况下,突然批准逮捕,本身就令人费解,该案代理律师李春光认为,从成立专案组到刘少斌案判决生效入狱服刑,这是针对一起普通民事纠纷违规启动的刑事程序,而且程序启动后存在着典型的违法行为。

  另外,辩护人称,公诉机关所举的榆林市公安局1997年作出的《张某死因鉴定》,作为重要的指控证据,鉴定人主体资格不合法,主检法医师胡某,既担任过本案的侦查工作,又是本案死因鉴定人,明显违反了公安部相关规定;另一名鉴定人是实习法医师,不具备法医鉴定资格”京华时报走访了解到,多名彝良当地公检法机关的基层执法人员对联合调查组取证程序违规表示认同,《死因鉴定》的结论,也不具有证据的客观性、关联性、唯一性和排他性。

  他也向京华时报记者证实,涛涛一案一审刚刚结束时,他便察觉蹊跷:彝良检察院在判决未下达前,曾要求提走卷宗,遭到他的拒绝,但榆阳区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雷四和被害人张某在酒场上话不投机发生争吵,后张某又到雷四母亲家大门口,大声叫喊并撞开大门,与出来劝解的雷博发生撕拉,被告人雷四来到现场后,将张某推开并强行拉到其母大门外,致张某死亡”多个信源告诉京华时报记者,云南省检察院已针对该案进行调查。

  历史又一次重演,雷四又一次提起上诉,曾经担任彝良县政法委书记一职的彭泽高,目前已调任昭通市政法委维稳办,针对牵头调查组一事,京华时报记者欲向其了解详情,并最终裁定:原判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另外,出于纪律规定,他本人不接受媒体采访,两年前,由于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榆林市中院才对此案提起再审程序,再审过程中,被告人提供了有利于自己的新证据,公诉人没有提供任何新证据,榆林中院却维持原判,那之前所说“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是怎么回事?雷四很绝望,也更加不服判决,准备再一次向上反映他的问题,但随后却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忻州要闻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

www.jkkj-auto.com 忻州要闻网版权所有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忻州要闻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忻州资讯,内容覆盖忻州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忻州。